我一回頭,就見三哥的臉上已經掛滿了汗珠。不過毛道長說,落頭民并不會把目標的血全部吸光,而是只吸取一小部分維持生計,所以即便第二天被吸血的人除了略微貧血頭暈之外還是不會有其他的感覺,但是即便這樣,他還是活不過二十四小時,這也正跟落頭民的另一個本身具備的其他妖法有關的......我心說這可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我們都得被催眠不說,今晚住店的這些客人,更都沒得救了......亞女役號。于是我倆趁著夜半無人溜過了馬路,在停在飯店門口的三友車上偷了個改錐之后,悄悄把飯館大堂的窗戶撬了開,跳了進去。三哥說話時我也一陣沉思,確實,毛道長讓白龍弄的東西至關重要,如果弄不來,今晚可就不好收場了。一看,就見床上正熟睡的老板娘,身體已經漸漸產生了變化......想到這里,我伸手就抓向了它脖子上的紅繩......大概晚上十來點鐘的功夫,吃飯的人已經越發少了,可店里還在營業。畢竟還有連夜開車來得晚的客人,而老板娘就一直這么等著,即便中途打了幾個哈欠顯然是忙了一天累壞了,還是不休息,依舊對客人們親切體貼。一時間大家都有點兒急了。三哥急忙問道:”小馬。白龍不會是也偷著跑了吧?毛道長說了,讓他弄的東西要是弄不回來,那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科幻未來相關閱讀More+

財閥小嬌妻:謝少寵上癮!

繁喜

重寫科技格局

江湖說夢人

我爆了億萬BOSS

馬幫1

諸天萬界BOSS聊天群

夢日夕照

諸天邪道

白化骨

異界魔劍獵人

同位旋
全民玩捕鱼下载 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 北京赛车登录平台 股票专业配资 安徽福彩快3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外挂软件 澳洲幸运8是哪里的彩种 配置股票型基金 湖北11选5彩票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个人计划 上海十一选五任二遗漏 广东好彩1开奖查询 云南11选5口诀 三分pk拾走势怎么看 燕赵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中国十大理财平台排名 吉林11选5开奘结果